锦州新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摘编稿件] 也许是生命的强力 ——再论白雪生的话剧《张鸣岐》之三

[复制链接]
朱江 发表于 2021-7-2 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也许是生命的强力
——再论白雪生的话剧《张鸣岐》之三

  三、生命强力的支点

  戏剧写作的成功与否,除了我们所构画的要素之外,还要找到准确的支点,让这些要素充分流动起来。话剧《张鸣岐》的成功不仅在于生命强力的表征,感人肺腑的奉献意识,同时也是白雪生找到了良好的发力点和表现方式,将这些叩击人心的生命力量分散出去,形成一股股强流。

  在戏剧发展的历史中,写实一直是其主要风格。虽然目前种种实验话剧渐露锋芒,但依然不能否认,作为一种风格,写实是老老实实讲述事实、历史的一张王牌。

  《张鸣岐》是一部带有政治色彩的正剧,其底色应是端重而沉着的,白雪生正是运用写实手法,成功塑造了多个典型人物,把握住了整部戏剧的基调。市长张鸣岐的刻画无疑是众多典型角色中最成功的一个,无论是危难当头的洪水现场,还是平淡如常的家庭生活,白雪生都成功揣摩了主人公不同状态下的真实反应。例如在张鸣岐竞选沈阳市副市长的一幕中,白雪生就准确把握了张鸣岐复杂的心理活动,将竞选时既想被委以重任,又觉得其他竞选人更合适的矛盾展现了出来,而不是将人物一味供上神坛。在众多典型人物中,比较出色的还有“神牛”、吴村长以及青嫂,但王桂香和姜大炮的刻画就略显模式化,生命意识在这里表现的相对比较黯淡,人物形象单纯符合典型人物、典型性格的标准而不够生动、立体、丰富。除了风格上的写实外,白雪生在《张鸣岐》中还大胆融入了荒诞,使得剧目在表现上更为丰富。荒诞为《张鸣岐》拓宽了表现的空间,原本张鸣岐与女儿张雪松生死两隔,不复相见,但在戏剧表现中,白雪生让他们父女二人超越生死进行对话,为二人的心理交流提供了可以依托的支点,将原本潜在的交流变得立体、可感。

  白雪生在《张鸣岐》一剧中运用的荒诞,不是突兀而不可理喻的,在寄托了一份美好愿望的背后,他将荒诞合理地融入了写实的基调中,是对现实的补充和一种合理构想。在文体的界定上,白雪生创作的《张鸣岐》显而易见是多场次话剧的艺术形式。它除了具备话剧强烈的现场可感性外,同时具有小说的优雅和诗歌一般的节奏调性。《张鸣岐》一剧的发展是以他与女儿张雪松的视角展开的,与其他话剧不同,张雪松的叙述和评价贯穿了该剧的始终,使得该话剧在叙述上感情浓烈,并且具有其他话剧所不具有的完整性。这种完整性上的追求恰恰是小说所带有的特点。

  白雪生在行文中极为注意语言的美感,这种美感弥漫在话剧的枝枝杈杈中,甚至许多细枝末节之处也可以看出白雪生对于文字的细心。作家是个多面手,在歌曲创作方面也收获颇丰,如十运会开幕式的主题曲《当圣火经过》。在叙述张鸣岐和锦州当地的神牛车夫交流的场景中,白雪生就让神牛以一种哼唱打油诗的方式出现在观众的视线中,其歌词简单明了,却又朗朗上口:“哥们儿登神牛,锦州满街走,晃晃悠悠,赚钱打壶酒。”所以无论是部分内容,还是整体结构,诗歌一般的语言节奏,是话剧《张鸣岐》的另一个特点。

  白雪生的《张鸣岐》与其他话剧的最大不同在于对情节设置上没有一个由始至终的戏剧冲突,而是由若干独立的情节填充起来的。但这并没有让这部剧显得琐碎、线索不明。相反的,它在整体上是相当完整的。首先,张鸣岐女儿的旁白贯穿剧目始终,将所有的情节一一串联。其次,该剧的空间始终遵循着事件发展的逻辑顺序,并按照时间的推进合理安排,细心布局。宏观上的一板一眼,丝丝入扣没有局限住白雪生的思路,在微观细部的处理上,白雪生时常如诗一般跳跃、灵动。在张鸣岐与雕塑张士毅的对话里,我们可以看到二位之前还在探讨国家面对的新形势、新问题,说得火热,可是话锋一转,张士毅突然询问张鸣岐还会不会唱国际歌,从而引出了年代在变,共产党人使命不变的话题。这样种种突然的跳跃往往使观众的注意力瞬间转移,摆脱了话语一成不变的乏味,并能有力地将话题带入新境界。

  作为讴歌张鸣岐同志感人事迹的话剧,在创作中就不得不考虑张鸣岐身为国家领导干部的身份,而塑造起张鸣岐同志的光荣模范形象也是该话剧的一项特殊功能。他是在锦州的一次抗洪抢险中牺牲的,是干部心系百姓的典范,同时也是道德楷模。对于张鸣岐的评价和叙述,在这个层面上,理应是严肃的。而在呼吁全社会向张鸣岐同志学习的层面上,该剧所宣扬的一种精神力量同样是需要严肃对待的。不管是抗洪抢险时的坚定,还是在面对腐败现象时的义正词严,作家在正面强化主人公形象方面所采用的严肃不失为正确的策略。但我们知道,领导干部是普通人,他们从百姓中来,也同样具有寻常百姓的情感和思想。同时,话剧的表现形式,不是高山流水,曲高和寡地一味拔高,而是需要与受众产生心灵的碰撞和情感的共鸣。没有这些发生在内心深处的星火碰撞,话剧与观众只会擦肩而过。因此,在保持作品严肃性的同时,白雪生也注意在适当的时候进行通俗化的处理。张鸣岐与女儿在第三幕的一段对话,就借鉴了中国足球、国际歌以及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等话题,将人物与观众拉进。相似的,张鸣岐与神牛的谈话,以及张鸣岐去农村视察,农村干部与村妇之间的调笑,都可视为将这些场景的通俗化。除了情节上通俗化的设置外,白雪生还注意在音响等方面拉近与观众的距离。无论是神牛车夫哼唱的民间小曲,还是在剧目中穿插的《父老乡亲》等通俗歌曲,白雪生都在将一种通俗性渗透到这部正剧中,让它充实、鲜活。

  如果说严肃与通俗是一种对比,那么,话剧《张鸣岐》更让人耳目一新的手法是一种超越生死的对比。这种对比既发生在死者和生者之间,也发生在死者和死者之间。它是生命另一形式的延续,同时也实现了一种对话的可能。张鸣岐与女儿张雪松之间的交流是生死对比的一个例子,在开场之时,白雪生便让张鸣岐以复活的姿态存在,将故事呈现于张雪松面前。在另一幕中,我们可以看到生前的张鸣岐与烈士张士毅之间的一场对话,两代领导者在一起,表述各自时代的困惑,形成了有趣的碰撞。而死后的张鸣岐与一同牺牲的杨晔、张秀和的对话,又体现了人物超脱与真实的人生境界。这种大的对比,不局限于小的技巧之上,而是进入到灵魂的层面,让灵魂在其中碰撞,这种碰撞更会影响到观众的情绪,让观众游走于其中,完成了从现实到艺术的精神体验。这种做法充分调动了话剧的舞台表现特点,受到无数业界人士的好评。

  一直以来白雪生追求颠覆,追求形成的自由与表现的自由,甚至带上了诸多实验的色彩,无论在文体上还是技巧与方法上一直都处在变化之中,这种尝试使他的作品一直保持着新鲜感,陌生化固然会产生好的效果,但同时也存在更大消解个人风格的风险。(待续)

    吴晓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锦州新闻网 ( 辽ICP备09012963号-1 ) 工业和信息化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

GMT+8, 2022-1-17 03:34 , Processed in 1.26360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