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新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摘编稿件] 大元瓷仓现世记——太仓樊村泾元代遗址发掘始末

[复制链接]
李茜 发表于 2018-5-17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元瓷仓现世记
——太仓樊村泾元代遗址发掘始末

  一次意外发现引出了一段史籍中完全无载的历史,历时近两年的抢救性发掘揭开了大元盛世的“冰山一角”。
  ■惊现
  工地里,挖出了大堆青瓷片
  2016年1月初的一天,在苏州市太仓市城厢镇致和塘南岸、樊泾村住宅小区西侧、上海西路北侧的樊泾河北岸沟通工程正在紧张施工。突然,一台正在开挖河道取土的挖掘机的铲斗好像触碰到了特别坚硬的东西,无法向下推进。驾驶员调整了铲斗的角度,地表一块泥土被揭去后,层层叠叠的瓷片堆在阳光下发出炫目的青色光。他赶紧又将瓷片堆周围的土层逐一揭开,一大堆青瓷片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驾驶员的惊呼引来了更多的关注,周围的施工人员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聚拢过来。
  见此情形,工地负责人不敢怠慢,一面命令挖掘机停止工作,一面赶紧将这一意外发现报告了太仓市博物馆。在太仓从事多年考古文博工作的博物馆工作人员在详细了解了该工地的位置后,立刻联想到了两件事情:一是工地所处位置原为太仓市第一中学所在地,不少当地人都有过捡到很多青瓷片的经历;二是史载元世祖忽必烈统一全国后,为了满足大都的粮食需求,以太仓刘家港为起点将江南地区的粮食通过海路北运。
  就在两年前,距离此工地向南大约两公里之处,曾发现了规模宏大的元代海运漕仓遗址,而且工地所在位置跟作为郑和下西洋起点的刘家港仅仅距离20公里左右。想到这里,他们敏锐地意识到这个工地的意外发现很可能并非偶然,便赶紧将情况上报给了苏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接到报告的苏州所立即派出考古工作队来到太仓,对该工地进行了实地调查和勘探。
  工作队在近3万平方米的范围内进行了细致勘察,遗迹之丰富,遗物量之大,都让考古队员们大吃一惊,尤其是整个遗址到处都有青瓷片分布。不过,这才仅仅是个开始,随后展开的考古发掘工作,令人惊喜的发现接踵而至。
  ■发掘
  大型瓷器仓储遗存浮出水面
  发掘首先从一条南北向纵贯整个遗址的古河道——樊村泾开始。太仓地方文献中对这条元代即已存在的河道有明确的记载,它是太仓古城水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向南约1公里可直通太仓的母亲河——娄江,向北则跟太仓古城内东西向的内城河——致和塘(又称太仓塘)交汇。由致和塘先向东约1公里至半泾,再折向南约1公里又可通娄江,这些四通八达的水系又可上连太湖,下至长江,密布的河网构成了便捷的水上交通运输网络。
  樊村泾中部的两侧有呈小坎状的元代河堤,有成排黑色木柱和挡板做成的护坡,还有条石砌筑而成的元代桥基,樊村泾与致和塘交汇处则有河湾以及做码头用的驳岸和石柱。河道里则是层层叠叠的青瓷片,似乎是故意要将河水堵塞。这些痕迹都显示了当时人们对于这条自然河道的人为修整,以便能更加符合人们使用的需要。
  在樊村泾东侧的东发掘区,一个长49.2米、残宽26米的大型院落被完整揭露出来。院落南端是一道大致呈东西走向、外侧以单层立石包砌的厚重围墙;院落中间是一道用厚砖和宽约70厘米的填土夯实而成的双包墙,它就像一条分界线,将该院落明显地分为东、西两部分。每部分又都是一组由12个小隔间组成的房屋,每间的面积为11—12平方米,跟其他元代遗址中发现的房间面积基本相同,姑且称之为元代的“标准间”吧。从每个房间地面上的黑色踩踏面来看,当时人的活动非常频繁。不过,这些“标准间”里住的却并不是客人,因为边长不足50厘米的方形柱础石和小而薄的单砖垒砌的单薄墙体,显然是既不能承受更多的房顶重量,又无法御寒保暖,那这些“标准间”是干什么用的呢?
  随后的发现让考古人员豁然开朗:每个单间里都出土了数量巨大的青瓷完整器和残片,而不同单间里的器类也各有差异。跟樊村泾河道出土的瓷片一样,都是龙泉窑出品,而且也同样没有任何使用的痕迹。青瓷数量如此之大又没有使用痕迹,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青瓷都是用于出售的商品。
  原来,这些来自于600公里之外的龙泉窑青瓷器,被人们分门别类地送入了不同房间内存储,等待着装船外运。
  由此可见,这个院落就是一个专门用于存放瓷器的仓储。既然是仓储,自然要有管理人员,相关的遗迹也就必不可少。院落中揭露出的1处天井、2处灶台和1处茅厕等遗迹,都跟管理人员的日常生活有关;出土的具有明显使用痕迹的元青花和枢府款青白釉的瓷杯、瓷盏等生活用瓷,在当时的情况下,制作成本更高的元青花和属于定制产品的枢府款青白瓷,普通百姓都使用不起,应当也是管理人员的日常用具;院落中还出土了长50厘米、宽20厘米的一方砚台,该砚台的独特之处在于带有朱砂和墨汁双色,应当跟公文的书写、盖章有关,自然属于仓储的管理机构所有。
  在仓储院落的外面也发现了大量龙泉青瓷碎片的痕迹,主要位于南侧(即石砌包墙的外侧)一条大致呈东北——西南走向的道路的路基中。整个路基除了局部为硬化土面外,其余都是用龙泉青瓷片的碎屑铺垫,然后路面铺砖,两侧是砖砌的路牙和散水。跟院落内发现的青瓷相比,这些青瓷片的破碎程度更为剧烈,应该是专门为了砌筑这条道路而经过了人为的碎化处理。

  ■元代CBD
  倒扣的龙泉青瓷大碗,竟是当时的“地板砖”
  跟东发掘区的刻板、冷清截然不同,位于樊村泾西侧的西发掘区则是一幅繁华、热闹的生活场景。
  站在樊村泾桥的西侧桥基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型的“CBD”。这个CBD以跟樊村泾桥西侧桥基对接的一条主干道为中轴线,宽4米、厚约1米的路基中包含大量的青瓷片,道路上有多处做工讲究、两个菱形相连的拼花,拼花是用修剪过的四对砖对扣成元宝形。道路两侧自东向西依次排列着面向道路开门、十分规整的临街商铺,每个商铺都是东西面阔10间、前后进深2间的一组房屋,其中,前排房屋中只有铺地砖,而后排房屋中则有水井、灶台等遗迹,显然后排房屋是生活起居场所,而这前后2间的格局恰恰说明这里正是中国古代典型的前店后院(或者库房)式商铺。这些沿街商铺一直向西延伸至道路尽头,可以想见当年这条街上应该是店铺林立、熙熙攘攘、叫卖声此起彼伏的热闹景象,是太仓古城内一处繁华去处。
  由沿街商铺向内走,位于西发掘区中部的是一大片民居院落。与临街商铺相比,这一区域房子的格局明显不同。为了追求朝阳,院落中所有的房间都大致呈坐西北朝东南的走向,门开向东南方;所有的院落都是东西面阔3间、前后进深3间的正方形格局,中部是一个小型的天井。天井中间预留有边缘圆棱非常整齐的圆形孔,说明院子天井中应该是种植树木或者安置假山;天井的地面为侧铺砖,而天井周围的地面则是平铺砖,二者之间有散水隔开。出现在最北一排房屋中的砖砌灶台,显示了这里是厨房所在。
  无论是临街商铺,还是普通的居民院落,有很多房屋的地面上都有倒扣的龙泉青瓷大碗,这其实就是当时房屋中用以装饰地面的“地板砖”。这种“地板砖”的铺装方法十分特别,通常是先将龙泉青瓷大碗倒扣于地面,然后用花土进行填充,铺平后做成一个硬化的踩踏面。由于上面铺的花土中含有石灰浆,因此既可以做到坚固硬实,又可以防潮,还起到了装饰的效果,充分显示了当时高超的家装技艺。
  民居院落再向北,靠近致和塘南岸的地方,自东向西分布着戏台、水驿和沿河商铺。
  在东部樊村泾与致和塘交汇处的河湾西岸,是一座特殊的建筑,虽然由于近现代的严重扰动而无法判断其性质,但存于地面上的两排水缸却提供了重要线索,两排水缸排列整齐,每一排各10个,缸口与地面平行。根据安徽、福建等江南水乡的情况,戏台下面通常会放置多个装满水的水缸用以反射声波,通过声波在水缸里多次反射所造成的音波重叠,产生振动共鸣,以达到扩大声音、增加声响、调节音效的效果。这两排共20个水缸东侧紧邻河湾和驳岸,戏台设在这里,非常便于码头上的人观看。
  紧挨着戏台的西侧,是元代设于致和塘岸上的水驿。这是一个大型院落,一条中间高、两侧低的弧形道路纵贯院落中央。道路以拱形砖铺面,两侧有散水,道路两旁各有六间横平竖直排列的厢房,厢房和院墙之间有宽达1.5米的回廊,回廊外侧是环绕院落的排水沟。
  从水驿向西10余米是一座规模较大的沿河商铺,该商铺由一组大致呈坐东南朝西北走向的房屋建筑组成。这组建筑整体呈长方形,已发掘长度为13.3米,宽度为7.7米,由外围墙、四个分间、踩踏面组成。四周的外围墙内部填充青瓷片和砖瓦块,位于中部的踩踏面平面呈长方形。
  跟河湾处的戏台一样,这组建筑的地面上也有排列整齐的陶缸,由南至北的四个分间分别有3个、4个、4个和1个陶缸(最北侧的分间仅一小部分得以发掘,因此陶缸也揭露出1个)。不同的是,这组陶缸不仅深埋于地下,而且缸口向内倾斜,缸口内沿与踩踏面齐平,缸沿的外侧做过硬化处理,缸底垫方形石板。深埋于地下的陶缸是发酵用的酒缸,房屋中间的踩踏面则是操作面,站在操作面上很容易观察到两侧向内倾斜的缸口,而宽敞的房屋则利于通风。这组房屋虽然是酿酒作坊,但却紧邻致和塘南岸,因此又具有了沿河商铺的性质,乘船从致和塘经过的人不必下船就可以买到酒。  (待续) 据《北京青年报》 官士刚

C7.JPG



亿兴 发表于 2018-5-17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倒扣的龙泉青瓷大碗,竟是当时的“地板砖”,可惜了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锦州新闻网 ( 辽ICP备09012963号-1 )

GMT+8, 2018-10-24 06:25 , Processed in 1.15440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