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新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摘编稿件] 儿时,年的味道  朱晓东(锦州)

[复制链接]
李茜 发表于 2018-2-14 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茜 于 2018-2-14 08:40 编辑

儿时,年的味道

朱晓东(锦州)

  一

  那天,母亲没有在一句俗语里瑟瑟发抖,一粒粒捡拾起遗落在岁月里的零星食材,一边护着下巴,一边用文火,熬出了若有若无的年的味道。

  二

  有一碗热乎乎的腊八粥垫底,数九严寒也奈何不了心底对生活的热望,淘米、发面、包饽饽,三更天的炉灶燃烧着日子的红火,孩子们欢呼的血液冒着泡儿,年的味道也随之热气腾腾。

  三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村子里那些肥猪绝望的叫声开始此起彼伏,它们的血没有白流,润染了亲戚邻里笑靥上的一抹红。肉,或肥或瘦,一时间成了老少爷们儿不二的话题,孩子们流着哈喇子掰着指头,再熬几日,母亲就会用一百种做法烹出年的味道。

  四

  那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日子,大人们撸胳膊卷袖子,一把笤帚、一盆清水、一顿挥汗如雨,老宅子的犄角旮旯焕然一新,被撵到太阳下的孩子们望着窗口飘出的烟尘,抹一把冻出的鼻涕,把一丝年的味道悄悄吞进肚里。

  五

  母亲小心翼翼地摸着腰包,一咬牙一跺脚赶了最后一个集,精打细算了360多个日日夜夜,终于奢侈了一次,吃的、穿的、老的、小的,唯独忘了自己,只是孩子们似乎从不知道,年,也有别样的味道。

  六

  草草吃了点早饭,写完菜谱,母亲开始了一顿最丰盛的忙碌,煮肉的香味飘出来了,技法拙劣的丸子油条在翻花的油锅里七上八下,拿手好菜纷纷出锅,一桌子摆不下的,还有团圆和幸福。父亲找出藏了一整年的小酒盅满满斟上,醉人的,是此刻最纯正的年的味道。

  七

  擦干嘴巴上的油渍,换上父母省吃俭用买来的新衣,家家户户的门口蹽出一群嘴巴肚子都鼓鼓囊塞的孩子,追逐着、嬉戏着、欢笑着,在浓得似乎永远也化不开的年味里。

  八

  夜深了,可连那个最小的小不点儿都没有睡意,手里紧紧攥着两毛压岁钱,一大家子巴巴地守着岁,父亲冒着严寒从村东头的井里抢回了第一担水的寓意,全村子的鞭炮刚好响成一片,漫天烟花见证那个火爆的时刻,孩子们迷迷糊糊咽下了最后一口饺子,空气中弥漫的年味依旧挥之不去。

  九

  天还没亮,就被母亲用老掉牙的习俗早早唤醒,吃着那些包得大大的饺子,也把养一口大肥猪的愿望揣进怀里,听说初一是个好日子,所有的拜望祝福必须于这天抵达,一年的生活才有个吉祥的开始,快快快,趁着年的味道还正浓郁。

  十

  三十儿的剩菜剩饭很快就打拾完了,于是开始盼着破五、初七。十五的晚上,村子里只高高地挂着月亮,已看不见秧歌队带来的喜庆和热闹。剔出二月二那天塞进牙缝的肉丝嚼了又嚼,哦,淡淡的,年的味道已是依稀。

1.jpg

亿兴 发表于 2018-2-14 20:44 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醉人的,是此刻最纯正的年的味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锦州新闻网 ( 辽ICP备09012963号-1 )

GMT+8, 2018-8-19 17:23 , Processed in 1.26360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