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新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寻找乡土年味儿

[复制链接]
李茜 发表于 2014-1-28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记者郭廷春 摄影/记者马洪波
  腊月二十四。凌海翠岩镇。田屯大集。
  不到9点钟,这儿已是摩肩接踵了。赶集的乡亲们往来穿梭,不时地停下来和摊贩们讨价还价。新鲜的青菜,绿莹莹;冒气的熟食,香喷喷;硕大的灯笼透着喜庆,大红的衣服穿出吉祥。这边吆喝:“又甜又脆的苹果梨!便宜了!”那边高喊:“又大又肥的河鱼!来看看!”
  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和着不时震天爆响的“二踢脚”,乡亲们手提肩扛着各种各样的年货。“这鱼真够个儿!”“过年了嘛,还不得多买点儿,可劲儿造吧!”鸡鸭鱼肉自不必说,水果蔬菜也不能少,至于炮仗烟花、彩灯拉花也都不能缺。
  “这些东西平时也总吃,过年了更得多置办点儿。”吧嗒着老旱烟、扛着一纤维袋年货的老乡笑眯眯地说。“我们这儿三天就有一个集,想吃啥喝啥随时就能买,离得也不远。”赶集对于这些乡亲们来说,很平常。可年前置办年货,还是必不可少的,就像不放鞭炮就没有过年气氛一样。
  出田屯大集,沿锦朝公路向东驱车五六分钟,一块写有“辽沈战役前线指挥所”的牌子立在路北——这里就是著名的牤牛屯了。
  “我家还没有置办多少年货,因为啥呢,现在是不管过不过年,都是想吃就吃,日子不像以前了,好过了!”牤牛屯村支部书记金庆举说。对于他这个“70后”来说,在他的童年印象里,过年能吃到肉就很不错了,在冬天吃青菜简直就是奢望,而今他们村的大棚里,青菜常年不断,想吃就马上去摘。
  “看这些大棚,都是我们村的,今天田屯集上,不少菜是我们这儿的。”指着路边一排排蔬菜大棚,曾在牤牛屯村里做妇女主任的郭维兰说。她已经不在村里工作,主要是年龄大了,前几天刚办完六十六。
  腊月二十二。义县近郊五里屯。
  有人办六十六。在农村,给老人做寿的每年都有,大多是在年前年后。像过六十六、八十,甚至百岁大寿。
  这户人家是男主人做寿。没到大门口,就听见喜庆的音乐声。院子里支起两口大锅,锅里冒着热气。三间房子都摆满了席:东屋两桌,外屋地(厨房所在地)也摆了一桌,西屋又摆两桌。桌上的菜很丰盛,鸡、鱼、扣肉、坛肉、肉段、熘地瓜、墨斗汤、炸丸子、炒豆角、炒香菇、麻团、冰虾……煎炒烹炸,荤的素的十多个菜。大家推杯换盏,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男女老少,有说有笑,很是热闹。
  五里屯村的“支客”(司仪)高凤久忙前忙后地张罗着。做寿的一切程序及饭菜用度等都是他来张罗。“现在农村的红白喜事都不像以前那样办了,像我们都是一条龙服务,买菜、做菜、餐具、烟酒糖茶,还有音响啥的都包括在内。”
  “年前办事儿的挺多,大多是给老人做寿的,也有定亲的、串门的。”高凤久说,每年都这个时候,也是他最忙的时候。“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忙活完别人家的事儿就该忙活自己个儿家的了。”置办年货肯定是第一位的了。“我们这儿过年都是自己家杀猪,像俺们家就杀了两头。”他们屯一共670多户、1700多口人,过年几乎家家都要杀猪,少的一两头,多的四五头。
  “俺们家杀的多,今年杀了五头。”59岁的柳中莲哈哈大笑着说。她家包了四五十亩地,农闲的时候还要干点别的挣钱,像今天和其他乡亲们一起前来为祝寿做帮手。
  “我们这儿旱涝保收,去年夏天50多天没下雨,那一亩地产量还在1500-1700斤呢,要是好年成,亩产能到2000斤左右,今年卖9毛多钱,你算算要是四五十亩地能收多少钱?要不说我们农民现在日子很好过,家家都有闲钱。吃穿用的啥的和街里(城市)也不差啥。像我们村一般家人均收入也在八九千块钱,平常的时候再出去打打工。村里办事情(红白事)也都来找我们,靠这一项也能挣个一万六七。”高凤久指着正在拾掇饭桌的几位女士说。
  日子好过了,过年自然也不算啥事儿了。“昨儿个过小年儿俺们老两口没整啥菜。一个是孩子在沈阳还没回来,再一个也吃不动。平时鸡鸭鱼肉经常吃,有时候觉得还不如吃点儿粗粮。”62岁的牤牛屯村民郭维春说。他们家现在就剩自己和老伴儿,儿子已经成家,在沈阳机床厂上班,过年的时候小两口才能回来。“到大年三十儿那必须得多做点儿,起码也得十多个菜吧,过年了嘛,再说,主要是儿媳妇回来。”郭维春的老伴儿赵淑贤接过丈夫的话说。“过年基本都是过孩子,我就是盼着有个孙子,可人家不急我急也没用啊!”郭维春的儿子三十出头了,还不想那么早要孩子,这跟老两口的心思对不上。
  其实,跟老郭的心思一样的大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年人。他们过年就是想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过年过的就是人气儿。柳中莲家现在还有一个快到百岁的老婆婆,在外地的孩子们今年都要回来过年。“过年的时候,孙子、重孙子都回来,给老太太拜年。那时候一大家子多热闹!”这个家庭已经四世同堂了,过年的团聚是她一年中最幸福的时光。
  “我大闺女在长春,儿子在跟前儿(义县县城),刚订婚,过年的时候儿媳妇也要过来。”高凤久说。为了儿女们回来过年,他置办了好多年货,已经花了六七千块钱。“我光买炮仗就花了1700多,孩子都回来了,到时候还得花点儿。”
  高凤久能花也能赚。“我养了两台车,还有吊车。夏天的时候做木材生意,自己跑车。再干点工程啥的,猫冬了再弄‘一条龙’,这都能挣俩钱。趁还能干得动,能多挣俩就多挣俩,给孩子花就花了,心里高兴。”这位60来岁的汉子提到儿女,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农民的腰包鼓了,农村的生活好了,过去的一些过年老风俗却少了很多。“搁以前,一进腊月门儿,就开始为过年做准备。我们这儿过年有个老习惯:杀猪、淘米、做豆腐。”高凤久说,早先农村过年这三样必不可少。淘米的意思就是淘黏米,蒸黏豆包。“现在猪还杀,蒸豆包的也有,就是豆腐不做了,主要是现在水质不好。”按老高的描绘,现在村里还保留下来两个有象征意义的吃食:烀猪蹄,意思是挠扯挠扯(不断向上的意思),希望一年更比一年强;还有包粽子(老高把“粽”读作“憎”),谐音就是“挣”,挣钱,挣大钱,发大财。这图个口彩:吉利、喜庆。
  而在牤牛屯,这三大样却很难看到了。“我们村这些都不整了,不少人家扣大棚,种地包地,也没工夫养猪。做豆腐更不可能了,原来村里的豆腐坊早就没了。主要是现在有钱啥都能买着。”金庆举说。“别看这些老习惯没有了,可说明条件好了,过年吃的喝的和平时差别不大。”
  “小时候盼过年,那时候主要是惦记好吃的和好玩的,像我们北镇乡下,过年要杀猪宰鸡,即使没啥钱,过年那几天父母还是想方设法给我们弄点好吃的,像酸菜炖猪肉、蒸粘饽饽、炸丸子、吃冻梨。现在条件好了,吃的喝的不再重要,所以农村过年也不像以前年味那么浓了,但这从另一方面说明社会进步了。”从小生活在农村,现在北镇二高中做满语教师的孙宝成说。
  自小在山东单县农村长大,因参军复员留在锦州成家的张志今年将近50岁,在他的印象中,山东老家过年的习俗更多:腊月二十三那天要“祭灶”,就是把平时贴在厨房里的“灶王爷”画像烧掉,送“灶王”上天,叫他“上天言好事”;过年家家要蒸大约一天的馒头,还要做菜团子,就是在玉米面里放上地瓜和大枣,然后做成团状,放在大锅里蒸熟。再者要做合碗,就是把猪肉切成大片,码在大碗里放上各种调料在锅里蒸,等年后亲戚朋友来串门了就要上合碗,意味着和美;还有就是包素馅饺子,把萝卜切成条状,放在开水中焯一下,然后剁碎,再放上粉头一起拌馅。再有就是羊肉汤了,这在当地是特色小吃,春节宴席上更是必不可少。按单县的习俗,“大年初一要早起,吃素饺子,意思是新的一年事事都赶早,一年当中肃肃静静、平平安安。”张志操着仍夹杂着家乡口音的普通话说。
  在吉林长白山区长大、现在锦州一家私企工作的老刘还记得从小就背熟了的民谚:“二十三,灶王上天;二十四,写大字;二十五,扫尘土;二十六,烀猪肉;二十七,杀年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贴倒酉(俗称“小挂钱儿”,一张红色菱形方块,印有“福”字,表示“福到了”);三十夜,守一宿。”年近不惑的老刘说,在他的孩提时代,物质条件相对匮乏,所以吃喝在过年的时候显得很突出,小孩子是很喜欢过年的,因为过年可以穿新衣服、新鞋,戴新帽,可以吃肉吃饺子,还能放鞭炮,弄好了还有点儿压岁钱。“我小时候是数着日子过年的,从一进腊月就开始盼,每撕下一张日历就高兴一回。”老刘言语间透着对儿时的甜蜜记忆。
  “像我们这么大的,对过年的记忆都很深,那个时候年味儿很浓。”1971年出生在黑龙江、现在锦州某机关工作的小李说。“我小时候在农村条件很不好,但过年的感觉特幸福。不只是能吃好的,那种年味儿真的忘不了。”小李还能详细地描绘当年他给乡亲们写对联的情景:“我其实没学过啥书法,就是敢拿着毛笔写。那时候左邻右舍都买一大张或几张红纸,送到我家,告诉我写几副对联,还有‘福’字。我都要把纸裁好,一个字折一个格,我记得当时七个字的对联比较多,像给老人住的屋门上要写:‘福如东海常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还要写一些什么‘粮满金仓’啦,要贴在粮仓的门上;还有‘出行千里,人马平安’啦,是贴在马车上的。”
  过年的文化气息给小李留下的不仅仅是回忆,也是他喜欢上中国传统文化的缘由。“现在好多人提笔忘字,更别说自己写对联了,我看过很多人家门上贴的对联,都是买的,千篇一律,这就没啥意思了。”
  孙宝成对此也有感触:“过年其实承载着我们的传统文化,现在不少人感觉过年没啥年味儿,主要是把这些本该传承的东西丢掉了。一提过年,人们第一反应就是吃喝玩儿,好像这就是过年的全部。”在他看来,唯一有点文化气息的,似乎就是春晚。“过年看春晚,好像是近20年来我们三十儿晚上的主要内容,人们一边骂着春晚一年不如一年,一边还要看。其实,这也是我们的一种文化空虚,因为过年除了吃喝,就是打麻将,没有别的内容,不看春晚也没啥可做的。”
  “我们村还行,有一个文化中心,平时和过年的时候可以在这里唱歌跳舞,还能扭大秧歌。”五里屯的高凤久说。“过年还是要热闹点儿,像我们村在三十儿晚上,从6点多到半夜12点,鞭炮礼花一直都不断。家家都包饺子,做一桌子菜。一家人坐在一起,喝着酒,看着电视,说说去年的收成,唠唠明年的打算。”
  
高凤久的眼前,佳肴已上桌,美酒已斟满,就等着和家人一起去品味。
           本文章对应报纸电子版地址:http://www.1m3d.com/attachment/1 ... 6f5c74179cd1978.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锦州新闻网 ( 辽ICP备09012963号-1 )

GMT+8, 2019-11-20 07:40 , Processed in 1.34160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