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回复
发新帖

看桃的生存方式  姜宏生(锦州)

时间:2019-5-9 07:22 0 16070 | 复制链接 |
看桃的生存方式

姜宏生(锦州)

  老家学校北面的和尚沟里,长着一些树木,榆树、刺槐、山杏……在光秃秃的山坡下很是醒目。那时雨水多,一年三季沟底的小溪都淙淙流淌,在学校东边的烈士墓旁流过,蜿蜒东南,汇入小凌河。溪水滋润了沟边的土地,荆条、酸枣、毛毛草便长得蓬蓬勃勃,增添了和尚沟的神秘。上学后跟着大孩子走到过几次沟口,望着些许阴森的和尚沟,始终不敢越雷池半步。

  大约读三年级时,学校又通知要祭扫烈士墓,要求每名学生都准备一朵纸花。那天放学早,几个大孩子嚷嚷着进和尚沟整枝花,我们几个小伙伴好奇地跟在后面去了。

  沿着溪边的小径逶迤行进,春风时大时小,吹在干枯的毛毛草上不时“呜呜”地响,一会儿的工夫便看不见沟口了。我不由心慌,后悔跟来,想回去却没有同伴,只好硬着头皮颤抖着双脚往前走。越走越深,越感觉两侧的山压在头顶,就警惕地来回张望。此时,刺槐仍在昏睡,榆树的枝条上鼓起了叶苞。满目依旧枯黄。

  “花呢?”我心中暗想。

  又转过几道弯,前面的大孩子忽然跑起来,吓得我浑身一抖,奓着胆子看时,不远的斜坡上矗着几树粉花,在荒凉的山坡上显得异常美丽!

  我们几个在光秃秃的树间跑到近前,大孩子手中已经捏着几枝鲜花。什么花呢?我惊喜又好奇地盯着那棵树看,它树干不高,枝条细长,树皮暗红光滑。村里人家栽种的杏树、桃树、梨树我都认识,唯独没有见过这样的树与花。

  “这是啥树?”我问大孩子。

  “看桃。”对方回答得随意而轻视。

  我踩着石子与黑黢黢的桃核,仰望枝条上绽满花朵的看桃树,猜想它的果子一定结得密密麻麻。折断树枝看花玩,岂不是糟蹋了许多果子?大孩子却冷冷地说,看桃树结的果子不能吃,只有花还有点用。我将信将疑地望着看桃树,心中难免有些失望。它的树皮那么滑溜,它的花那么美丽,果子怎么就不能吃呢?树下那么多桃核,分明是被偷吃的铁证!

  刚放暑假,我们又随着大孩子走进了“和尚沟”。沟底已被荆棘杂草覆盖,左右两侧的山坡也绿油油的,溪水多起来,潺潺的水声依稀入耳。路更难走,草木间裸露的石头如蛰伏的大大小小的怪物。大孩子边嬉笑边爬行,用石块打鸟,用树枝挑马蜂窝,也追赶蛇。进到沟里,他们忽然又奔跑起来,依旧吓得我一颤。他们爬上树去抢摘山杏。我尾随在大家后面,也拉住一根树枝摘了几个杏子,咬一口,肉很多,却酸酸的。

  边吐酸水边扭头寻找看桃树,不远处的几株树早已不见花的影子,叶子取代花朵包裹了细细的枝条,只有光滑的树皮证明着记忆中的身份。
细看那叶,分明是桃树叶!我踩着杂草碎石走过去,果然看到了细长的桃叶间,挂着密密麻麻的青桃,样子与家中园子里的“水蜜桃”看不出有什么差别。我喜出望外地摘了个青桃,在衣襟上擦擦,满心欢喜地张嘴就咬,牙被硌了一下。仔细一看,桃身上满是桃核,只有薄薄的一层皮肉。我失望至极,生气地摔掉了青桃。难怪大孩子那么摧残看桃树。

  在山坡上玩耍一会儿,我忍不住再望看桃树,它在稀疏的树木间很不显眼,甚至没有刺槐好看,毕竟,晚开的槐花还没有完全凋谢干净。野生的山杏和家栽的果树一样靠果实博得人们的青睐,被大家给予足够的重视,林子里的杨树、柳树为人们提供烧柴、建材,被人们大面积栽种,刺槐虽然不可与杨树、柳树相提并论,但用高大茂盛与香甜的花味儿占有一席之地。唯独看桃,没有杨树柳树槐树高大,结的果实还不能食用,被人们冷落在所难免。

  慢慢长大了,偶尔随着往事忆起关于“看桃”的经历,它只有花与皮的价值吗?这个问号不时在我脑海闪现。

  到锦州工作定居,发现路边偶尔栽着看桃树,有的单位院子里也栽着看桃树。在乍暖还寒的春季,看桃树早早地开花,粉色、白色、粉白色成了单调城市的亮点,提示人们春天正款款而来。

  观看思考多了,我似乎懂得了看桃的生存之道。

  花各有期。在适合自己的时节开花,是它们独有的特质与能力。梅花冬春绽开,被誉为高洁、坚强、谦虚的品格;牡丹春夏开花,得到“花后”的美名;桂花仲秋盛开,夜静月圆之际,把酒赏桂,陈香扑鼻,令人神清气爽……唯独看桃,花不至魁果不入口,在寒意犹存时急切地开花,究竟为什么呢?一定是在草木凋零之际展示自己。看桃在空寥时节开花,是最好的展现自己的机会。它把不惧春寒的勇敢展现得淋漓尽致,让桃花的秀美走进人们心中,慰藉枯燥的心。它不计较得失,一味静静绽放,把最绚丽的自己奉献给大地。看桃树如此,人更应过之。每个人都有自己靓丽的一面,在恰当的时机展示出来,定会为自己赢得一片天地。

  物各有值。看桃树沉寂千万年,价值陡然出现。进入二十一世纪,人们兴起了收藏热与佩戴热,有几位朋友的手腕也戴上了手钏,有小叶紫檀的,有菩提子的,有鸡翅木的,也有桃核的。那桃核,就是俗称的看桃的核。它悬挂在朋友手腕之上,代表着虔诚与愿望,闲暇时在掌中把玩,动中有静,核珠慢慢变得光滑润泽,真的是一种美妙的配饰。询问朋友看桃核手钏购买价格,回答竟然是自己做的。原来,现在不少人在秋季里到野外看桃树下捡桃核,把大小、纹理接近的做成一个手钏,既亲近了自然,又陶冶了性情。遥想当年第一次见到看桃树下许多的桃核,不禁为它们的结局唏嘘——不但没有繁殖后代,而且被人们遗弃。如今的看桃,赶上了好年代,据说有人专门种植它用以致富。

  望着黄红色的看桃核手钏,不禁回想起四十年间与看桃的接触,它的生存方式令我敬佩,它的容忍更让我折服。把最好的自己展示给世界,必定收获应有的回报。



1.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