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新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锦州抗战史上重要一役——奇袭大凌河车站战斗遗址今何在

[复制链接]
李茜 发表于 2015-8-26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锦州抗战史上重要一役——奇袭大凌河车站战斗遗址今何在

策划/孟嘉多 文并摄影/记者林娜

    锦州作为交通枢纽、战略要地,自古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因此,在战争结束后的和平时期,仍留有不同程度的战争遗迹。也许不经意的一条路、一块碑都是过去的遗存,都是不能忘却的记忆。

    7月14日,记者一行以探寻为目的,走进凌海,寻找83年前抗日义勇军奇袭大凌河车站的历史遗迹。

    抗日遗址就这样被我们找到了?

    由锦州一路向东来到凌海境内,首先到达此行第一站——凌海火车站。高高的台阶上,耸立着一座现代化车站,找不到一星半点有关80多年前的战争痕迹。殊不知,这里是抗日将领由督范奇袭日军占领的大凌河火车站的战场之一。

    在火车站工作人员的提示下,我们驱车再向东约两公里,公路尽头转向北两百米来到一座铁架桥下。桥下河水潺潺而流,桥上火车隆隆飞驰。在铁架桥南面,还有一座铁路桥与之平行而立,桥上铁轨尽已拆除,剩下10余个桥墩孤立河中。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会终身名誉会长、91岁高龄的穆景元老师认为,这座桥应该就是当年被义勇军拆毁的大凌河铁桥。

    桥墩西面坡上还有一亭状建筑,穆老师坚持拾级而上,近距离观察。小亭建在高约1米有余的底座之上,底座有台阶与小亭相连,面积仅能容纳一人,墙壁、台阶已破旧,南面有一缺口,猜测原为门口,大门已不知所终,被各色蜘蛛结网“占领”。东西北三面各有一篮球大小的四方小孔,疑为瞭望、射击所用,内被红砖堵死,外以白灰封实。亭内外灰墙尽已斑驳,白灰多处脱落,并有形状不一、大小不等的缺损。穆老师判断,这有可能是日军遗留下来的守卫亭。

    经过激烈战斗的铁路桥竟能保存如此完整吗?虽然有些疑点,但听了穆老师肯定的判断,记者一行人都很兴奋:媒体、专家自发组队寻找到如此遗迹也属幸事。

    锦州重要一役:奇袭大凌河车站

    由督范是谁?对于大多数锦州人来说,这是个极其陌生的名字,但在锦州抗战历史上,他及他的队伍对于抵御日军的侵略,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1932年1月中旬,东北抗日义勇军二十六路军军长由督范召集部队主要负责人谢朝品、李质龙、全则州、范九占、李化民、蓝天林等人,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决定联合锦县各路抗日义勇军,共同袭击大凌河、石山火车站以及大凌河铁桥,一举切断北宁铁路。

    1月24日晚,锦县抗日义勇军各路部队六七百人(一说为六七千人)集结在凌河堡。9时左右,多支队伍抄家伙赶赴杀敌战场:苑九占率部歼灭大凌河铁桥之东的日军,剪断电话线,拆掉铁桥上钢轨,阻止东来日本援兵;李化民埋伏在车站西方,扒毁铁路和设置的障碍物;中路由全则州指挥,攻打车站候车室;蓝天林率部袭击石山火车站。由督范和谢朝品、李质龙坐镇凌河堡指挥全面战斗。

    铁路工作人员:废桥为解放前后修建,老桥多数已损毁

    正当我们兴致勃勃之时,巡逻至此的一名铁路工作人员的一句话又在我们心中增添了无数个问号:“这个不是老桥,老桥只剩下几个桥墩子了,在那边……”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在靠近河东岸的远处,确有几个桥墩状的物体,高度大约为现桥墩的三分之一,而河道中间及靠近西岸的桥墩已不见踪影。该工作人员说,老桥的大部分桥墩经历战争与洪水时已被破坏,只剩下几个桥墩。想要近距离观察,需到河对岸金城境内。而我们认为的遗址是沈山线的一部分,解放前后修建,小亭是当时为保证火车行驶安全、防止百姓随意穿桥而设。

  河中的破损桥墩究竟是不是抗日遗址,它曾承载着怎样的历史背景?我们发现的废弃桥墩究竟为何?这一切问号仍需专家们继续研究探讨。   感谢锦州电视台王志敏协助采访
B1.JPG B2.JPG


平安是福 发表于 2015-8-26 22:18 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平安是福 发表于 2015-8-26 22:18 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锦州新闻网 ( 辽ICP备09012963号-1 ) 工业和信息化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

GMT+8, 2021-12-7 17:35 , Processed in 1.59120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